關於口罩的經濟學

Jack Chan社會科學Leave a Comment

最近新冠狀肺炎病毒肆虐,可以說是近代的黑死病。世界衛生組織 WHO 把這個定性為流行病 pandemic。現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基本上可以說是無一幸免。各地政府也束手無策,只能沿用上世紀的隔離方法來控制疫情,緩減病毒散播速度。 今天想和大家談一談的是關於口罩的經濟學。在這段時間我們可以看到口罩的需求大量在短時間急升。亦因為這個口罩的需求是全球性的,所以就算在全世界的工廠都加緊趕工的情況之下,亦無法應付突如其來的市場需求。在這個供不應求的情況之下,價格當然會上調。其實價格上調是一個正常現象,價格只是一個反映市場對某一商品短缺的訊號。在正常情況下,市場收到這個短缺的訊號,資源就會由無形的手推動而作適當的分配。直接的說,供應商看到口罩短缺,價錢上升,就會吸引他們生產更多口罩。市場上亦有更多的參與者會願意生產口罩,商家更願意協助批發及零售口罩。 這只是一個基本的市場現象。但在這個疫情發生的時候,人們就會對口罩高昂的價錢有所不滿。他們會認為生產商及商人故意提高價錢,發災難財。對這些人作出道德批判。事實上,這也是人之常情,亦很容易理解的。我們往往會想像最理想的情況是萬眾一心,大家同心協力抗疫。所以口罩及其他衛生用品,防護物資都應該廉價供應給大家。可是大家沒有想到世界的運作總會遵從經濟學的定律。要刺激口罩的供應,唯一的辦法是價錢的提升,供應商及商家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之下,才會提升生產。 前陣子聽見有些國家禁止如口罩等抗疫物資以高昂的價格出售,乍聽之下,這是一個極好的政策,因為這樣子大家就會有便宜的口罩。但事實上產生的後果是什麼?生產商及商家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決定不生產口罩,不售賣口罩。為什麼呢?我們想一想,在生產商的角度他們要在疫情間雇用工人趕工提升產量,成本已經大幅增加。商人要在疫情之間開舖店,為文中分發口罩,而且還會有被指責發災難財的道德風險。市民在這個情況之下,如果市場不給予他們應有的獎勵,他們為什麼要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呢? 其實價格提升,除了鼓勵了生產,令社會上更多口罩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好處。在經濟學上,價格是有效指導資源分配的。當口罩價錢上升,民眾在外出時,就會仔細考慮他是否有外出的必要。因為每一次外出,都會需要用到口罩。如果口罩的價錢昂貴,他們就會節省使用,及減少購買。這樣口罩就會留給了更有需要的人。當然你會問,那不就是只有富人才可以外出嗎?其實不是的。富人在花錢的時候也會計成本。這個可以有機會可以在另一篇文章跟大家探討。 當然,我們也看到社會上有很多有心人,不計成本幫助別人,這是很值得表揚的。他們在世界各地幫助搜羅口罩,然後以成本價賣出。是善心的做法。但這是不是一個有效的做法?經濟學在這幾百年已經不斷無數次證明,市場是有效的,根據市場的辦法去進行資源的分配是最有效達到社會最大的效益。很可惜的是經濟學的理論與我們的直覺往往是相反的。如果我們用經濟學的角度去看世界,往往可以看到事情的另一面。 

越個人化,視野則越狹窄

Jack Chan社會科學Leave a Comment

這十年間,人類的科技有着幾何級數的提升。這個科技革命對人類的影響有如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而其中因為科技的發達,現在產品都可以做得很個人化。 個人化亦不僅限於你買的襯衣剪裁更合身,或你的手錶可以自訂在上面印上你的名字。現在是購物網站能根據你的喜好,把它認為你有興趣的產品展示在首頁。社交網站只會顯示和你要好的朋友的近況。視頻網站也根據你以往的觀看紀錄,給出特定視頻建議。現在連新聞網站也開始有這類型的新聞過濾。 那這個個人化,是好還是不好呢?你可能會說,那當然是好啊!系統如此了解到你的需要,樣樣事情已你為先,把最適合的產品或資訊給你,有什麼不好。 沒錯,個人化的原意就是認為這個世界上有不同人,每個人都有其獨特需要。例如一個母親,她最想收到的是育兒資訊。這時候你給她球賽最新消息,名車資訊,她都沒有多大興趣的。同樣,一個足球員,你給他化妝品資訊,或那裡可以買到文學史冊,他只會覺得沒趣。 但我們也不要忽視個人化的弊處。隨着個人化越普及,我注意到大眾的視野越來越狹窄,彷彿每個人都只能收到自己有興趣的消息,而對世界上其它發生的事都一無所知。就以上文一位母親為例,如果她只是透過網上社交媒體接收資訊,應該可以估計她在 facebook 裡的 newsfeed 都是育兒相關的訊息吧。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些個人化的資訊可能會把就自在同一個議題下的反對意見都篩選掉。例如你的政治立場是反政府的,那你會在網上瀏覽這方面的資訊及論據。這樣網站根據你的紀錄,會為你作出篩選,你會收到很多關於這方面的論點,而你不會收到另一方面的聲音。這種現象下,社會將不會理性討論,因為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意見佔社會的大多數。